复盘首批个贷转让竞价:激烈程度超预期,故事性或大于科学性

首批个贷不良转让试点落地已近1个月,各家资产管理公司(AMC)如何看待这类市场,未来又会有哪些挑战和机会呢?

“我觉得故事性大于科学性,大家都没有按照套路出牌。”作为首批个贷转让的成功竞价方,广西广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西广投)副总经理彭勃近日表示,他并不认为地方AMC最早具备个贷处置能力,拿到首批个贷试点批复后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要让队伍动起来,就好比买了一辆车先拉个高速磨合一下,个贷不良最关键的是数据,要拿合规的存量数据与央行征信系统对接打通。

3月1日,首批不良贷款转让试点业务公开竞价,但各家机构对于资产包的竞价激烈程度远超过市场预期。最终,安徽国厚资产率先竞拍成功拿下首单,广西广投则在当天下午的竞价中拿下工商银行(601398.SH)的两单。

彭勃近日在由通达金融主办的第四届中国个人信贷不良资产处置论坛上表示,其实他最早关心的是平安的资产包,当时做的估值也是很完善的,从头到尾认为这个包的估值大概有四折的水平。但最终,东方资产在与另一家地方AMC经过了44多轮的“肉搏”后,以4.7折的价格拿下。

“到了下午才是工行的卡包,我们想,无论如何也要拿下。”彭勃说。

回顾3月1日的竞价时,海南新创建集团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南新创建)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刘穆之则谈到,在44轮竞价中,200万元以下的有5家以上的机构,超过200万元的有两家机构。海南新创建总共价格领先了18秒,一个领先了6秒,一个领先了12秒,但后来再报的都已经是天价了。

可见的是,在首批个贷转让时,工行直接给出了0元的起拍价,有业内人士认为更是为了讨个彩头,希望赢得“开门红”。但未曾想到,首批的竞价最终变成了“天价”。

“我们依然要秉持一个理性的想法,没有那么大的资金量参与市场,我们尽管都做了参与,实际上也没有什么收获。”对于最终的“天价”结果,刘穆之如此说道。

刘穆之坦言,海南新创建希望做未来市场,这个市场一定要有巨额的存量、大额的增量,也要是标准化的市场。“第一次公开拍卖可以看到这些价格都非常高,如果价格不能回归理性的话,我们这样的机构没有办法正常参与。”

平安银行(000001)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相关负责人吕复成也在论坛上直言,平安的资产包最后的竞价结果确实是远远出乎意料,溢价达到189%,也就是定价的2.89倍,但是从这个角度来讲能够看出,各个市场参与方对个人批量转让极大的热情和期待。

在彭勃看来,目前个贷市场的规则、估值,包括市场的均衡价值还没有定义,现在处理个贷资产包,可能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只要规矩定下来了,市场就是无限大的。广西广投丝毫不怀疑第一笔价钱肯定会做上去,因为大家思路不一样,广西广投希望率先实现数据打通、率先锻炼队伍、率先培养第一批能够从AMC角度出发真正去找做个贷不良的人才。

相比之下,五大AMC对于个贷转让的看法或许要“平静”一些。信达资产管理资产首席不良资产研究员王洋在论坛上表示,信达也参与了首批的竞价,但因为是价高者得,最后并没有收获到资产包。信达内部有一个策略,逢包必看、拿包必赢,要把这种信心搞清楚,做好很多的尽调工作,然后能够尽量拿到。信达经常以比较合理的价格拿到一些资产,所以最终不良资产包的收益率还是可以的。

“个人贷款批转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个新的业务,包括数据的基础、信息系统的建设、催收合作团队的组建,实际上很多工作还有一些欠缺。这个业务只是我们将要开辟的一个新业务领域,可能大家的起点都差不多,虽然首批中没有拿到包,但是后续还是有继续发力的机会。”王洋说。

彭勃则指出,作为地方AMC,在资金支持、人员结构等方面与五大AMC有很大差距。他表示,传统AMC干的是类信贷的活,地方AMC弯道超车唯一的机会就是个贷不良,目前广西广投可能持有着市面上非通道之外最多的个贷不良资产,这也是一个长远的市场。

1月7日,银保监会办公厅印发《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试点开展单户对公不良贷款转让和个人不良贷款批量转让。《通知》明确了首批参与试点的银行为6家国有大型银行和1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参与收购不良贷款的机构包括5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以及符合条件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和金融资产投资公司(AIC)。

从银登网披露的数据来看,截至3月29日,已有六大行及其省市分行,光大、兴业、民生、平安及相关分行和信用卡中心等165家银行业机构,5家全国性AMC及近40家相关省分公司,27家地方AMC,以及1家AIC开立了不良贷款转让业务账户。